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欧米茄-防水腕表

从怀表到手表,经历了保守派的顽强抵抗,经历了实用性方面的许多考验。
最令制表师困惑的,是至今尚未完全解决的存在现实,即手臂温度与外间温度的差别。这个问题,于寒带地区尤为严重。手臂传到表背的温度会有30摄氏度左右,而表面玻璃那面却感受到很可能是零下的低温。这情形,明显会影响机械机芯内擒纵装置的运作。最后的妥协,是瑞士天文台改变合格的条件,装设12法分机芯以下的手表,列入另一个范畴,不再像大机芯那么严苛。而在瑞士天文台不再“代客”验表发证之后,代替它们的COSC再度将这个范畴的界限放宽,使超过13法分甚至再大一些的也能以“小机芯”的标准过关。

另一个问题是防水。以上面的情况来说,正面冷背面暖,很容易令内部空气中的湿气凝聚成水珠,使机芯在不知不觉中氧化腐蚀。装在不锈钢壳的古董手表机芯状态多数不好,这是主要的原因。同时,表戴在手上之后要面对更多的水分接触,例如下雨、洗手等情形都有机会沾水。因此,制表前辈更急于要解决的,就是手表的防水问题。

经过几十年,我们大概也会同意,最好的防水方式是劳力士发明的蚝式锁定。它将所有有接触缝隙的部分,例如表背与表冠,都用垫圈加旋入锁定,使外部的水分甚至潮气都不得其门而入。这种设计,现在已经相当普及。不过,在实践过程中不同品牌推出的一些防水表款,现在因为罕有之故成为收藏家的珍品。例如卡地亚的Tank Etanche,今天就是天价的收藏项目,等闲不得一见。
欧米茄在1932年发明了自己的防水手表,称为Marina,那是壳中壳的设计手表本身有一个壳,另外再有一个壳保护着它。两者的紧扣,使水分不太容易进入。不过在上链与调节时间之前,得先把内壳拿出来。今天,这个设计的实际意义已经不大,但它的独特性与经典性,却深深吸引着喜欢“刁钻”作品的藏家。不过,这款当年的游泳”手表,已经芳踪杳然很长时间了。
两年前,欧米茄曾以相同构造做成限量表,列入其博物馆系列的第七号,叫做Grand Marina1932。为适应潮流,它的外观尺寸扩大了许多,并用白金做内壳,红金做外壳,很是美观。它的机芯,使用品牌著名的同轴擒纵装置,可以通过内壳的透明背看到,性能比古董款式增强了。而它的限量,也比博物馆系列其他复刻表少很多。其他同系列的表,多数以创作年份做限量数字,所以动辄千五只左右。但这款“七号仔”只做135只,看得出厂方对它的厚爱。2007年我没有订,很快就售成直价当高,可见这款表也很保值呢。